公司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公司新闻 >

为什么绿湾如此特殊

发布时间:2017-09-14 17:13  浏览次数:
 
  第一次是在迷你训练营里,那时我刚进入联盟,基本上刚从大学毕业,但在那时候,罗杰斯已经是那个罗杰斯了——超级碗(第45届)冠军、MVP——所有的奖项荣誉集于一身。我跑了一个Slant。当我跑完我的路线然后站稳脚跟时,我听到了,就像这样——whoosh,一种口哨声,像是那些小小的溜溜球发出来的。
 
  我尽可能快地伸出双手,球飞过来了,就在我把这个动作做完的时候——时间刚刚好,正中目标,紧贴我的步伐。这次接球与我过往所有的接球都不同,他的精准豪无疑问与他的能力相配。
 
  我也看到罗杰斯向其他队友传出这种球。他经常会保证在前两次传球时向你出手,并保证这是个短传,这让他能够把一些其他的东西附加在这几次传球上。我想这是他对你表示欢迎并且让你知道他对你的期望的一种方式——就好像他会把球传给你而你则需要时刻准备着那样。这是他在球队建立基石时所做的小事之一。
 
  不时地,如果你没接到他向你传来的球,他就会站在后场冲你弯腰,仿佛你无法承担重任。我觉得他这么做可能也有找点乐子的意思。
 
  而当你在场上处于这个传球发生的另一端时,这绝对是一次取得经验的过程。尽管现在我已经过渡去打跑卫了。
 
  事实上,过渡这个词并不十分准确。当我想起过渡这个词,我会联想到从一件事转移到另一件事——对我而言,这意味着我要把作为外接手这件事扔到脑后。但我从来没这么做过。我不需要在我的脑中塞入一些跑卫的东西,那些会受到截锋们限制的东西。我在跑卫的位置上仍旧能够像一个外接手那样去打球,我仍旧能从像罗杰斯那样的四分卫身上受益。
 
  所以我更多的把它看作是一次进化,一个使我的能力得到真正发挥的安排。
 
  如果你回到2015年(我在第三轮被球队选中时)告诉我:你将在两年后成为包装工阵容里的第一跑卫。那时我一定会觉得你疯了。
 
  在那之后我会说:“但是,嘿伙计,我会接受的。”
 
  我以外接手的身份被选中,但如果我打的不是外接手这个位置会怎么样?其实我正在尝试给这支球队做出点什么,并且以任何可能的方式提升它的价值。我明白,要我一步入跑卫这个行业就成为联盟第一是不太可能的。这实际上是一种末日来临般的剧情。我成为了跑卫,然后埃迪-雷西(Eddie Lacy)受了伤,之后是丹-杰克逊(Don Jackson),再之后的詹姆斯-斯塔克斯(James Starks)……
 
  世界末日。
 
  上吧,88号。
 
  今年我回归训练营时和去年完全不同。因为去年赛季开始前,我都不知道我是否会成为球队的一份子。
 
  严肃的。我能够准确地回忆起有一次我提早从训练营里回家,却发现我的妻子正在打包东西。我有些挖苦的说:“现在别打包那么多,因为我不知道我们会呆在那里多久。”
 
  去年休赛期我经历了脚踝手术,因此我不得不缺席了整个夏季准备,甚至也赶不上训练营第一周的练习。除此之外,那时球队有了很多极具天赋的外接手。这将很有竞争性。我的意思是:每天我仍旧会充满信心地走上场,然后在那里不遗余力。但是在每天结束后,我感觉我被远远地落下了。我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在季前或者在赛季刚开始的几场比赛里,有很多动作我都没看到(应该是指没有被派上场)。一周一周的过去,我对我在绿湾的未来愈发感到扑朔迷离。
 
  然后有一天,我在走廊经过迈克-麦卡锡(Mike McCarthy)身边,他叫停了我,对我说:“你好。”然后他告诉我他有了一个主意。
 
  教练组经过讨论后认为我可以在后场担任其他不同的角色。所以他们希望我以跑卫的身份出战,前提是我同意的话。
 
  “嘿,如果你们已经考虑过它了,那就让我们这么办吧,然后看看会发生什么。”我可能是这么回答的。
 
  在握手时我保持了我最擅长的扑克脸,然后各自向不同的地方离开。但在我下楼的时候,我却感到有如云中漫步的感觉。我的脚步开始变得轻盈,同样得到释放的还有我的精神层面。我知道这对我来说是个好机会。
 
  之后在第二天的训练中,我们正在做一个半条锋线的对抗练习,这时教练把我叫过去在后场站好队。
 
  我能够感觉到有些人在用嘲讽的表情看着我,像是:泰在干什么?他被允许回到这里了吗?如果他回到这里那一定是一个特殊战术之类的。
 
  球开出来了,我接过了手抛球向右侧往外跑,当然我也狠狠地撞到了“缺口”。然后进攻组重新列队,我也再次站回后场的位置。又一次,我接过四分卫递过的球,不过这次我是往内侧跑的。
 
  你本该看到我队友们的表情,他们都面面相觑:等等,什么?这是真的吗?
 
  在5到6次冲跑过后,我想那些人开始意识到:好家伙,这是真的……还有我不至于那么菜了。
 
  很多人不知道,橄榄球伴随着我的成长。我欣赏像埃迪-乔治(Eddie George),埃米特-史密斯(Emmitt Smith)以及沃尔特-佩顿(Walter Payton)这类人。而成为NFL的一名跑卫一直是我的梦想。这个梦想直到在高中时期我转去打外接手为止。在斯坦福德时期我甚至打过一段时间的跑卫,我喜欢那样子。
 
  所以当我从罗杰斯手中接过球时,我的本能仍在那儿。撕开防线、找到缺口、全速冲刺、在被撞击后人要往前倒……这些都很自然地回到了记忆里。
 
  真正困难的是学习战术布置,尤其是对传球的保护。就像是在学习一门外语——这对我来说是全新的。
 
  我想我给予了自己很大的压力,因为作为一名跑卫,你是挡在冲撞四分卫的防守队员和四分卫之间最后的那道屏障。所以在内心深处,我不希望成为那个任务失败、然后让罗杰斯被原地擒杀的罪人。
 
  我从这项运动里学会的一件事情就是:靠着一己之力你将一事无成。橄榄球是一项终极的团队运动。在这里交流才是关键,同时我们还必须去帮助其他人,以此来保证我们位于相同的步调里。而我们的团队也体现了这一点。
 
  当我初次走进跑卫们的更衣室时我想知道:我将如何被接纳。我的意思是:在一场橄榄球比赛里只有那么多档进攻,而我的加入毫无疑问会加剧对上场时间的竞争。我能够理解人们出于自我利益的考虑从而采取守势并且只关注他们自己的行为。
 
  但我们这群人不是。
 
  他们欢迎了我。
 
  当我在看录像回放或者做出每周的比赛计划时,有可能会遇到一些特殊的进攻,这会让我不知所措或是提出质疑,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从不感觉到我是个哑巴——我并不害怕讲出来,那是因为更衣室里的每个人从第一天起就让我明白:在这个更衣室里不全是那些愚蠢而又自私自利的家伙。他们没必要讲出来,但我的的确确感受到了。他们对我很有帮助,还给我提了许多建设性的建议。
 
  老实说我不这么想:要是没有那些家伙(Eddie Lacy、James Starks、Don Jackson、Aaron Ripkowski、Coach Sirmans)我也会像现在这样安稳地度过转换期,因为他们在那个赛季里帮助了我很多。
 
  罗杰斯也是这样。我可以每时每刻和他在一起,这可能是在后场最美妙的部分——我不是被分裂出来的一个孤立接球手。所以如果我有问题,或者是我不知道该在哪个特殊的进攻里做些什么的时候,我只需靠过去再轻轻拍他一下,罗杰斯会告诉我该干什么,在这之后我会尽我所能地执行。如此简单。
 
  当然我不只是从罗杰斯那儿得到指导。
 
  还有信心。
 
  他是如此的理性,我想他在球赛中的视角只有他自己才能理解。他还是个完美主义者,同时他还要求周身的人和他一样力争完美。
 
  这就是为什么自始至终,他都会朝你扔一个像火箭一样的球。
 
  为了让你时刻保持警觉。
 
  当你作为球队领导人的时候,比如罗杰斯,你必须制造一个对你充满信心的氛围。这只是成为领袖的一部分。你不能犹豫。你也不能三番五次地怀疑自己。至于我可以说是在加入罗杰斯之后才真正学会了他的那种态度。我不知道……这很难去解释,就好像他的自信具有传染性质。
 
  这也是为什么在上赛季,当他走过来然后对全体说出那句“Run the table”的时候,我有点高兴。很多人也是如此。他只是希望我们知道——同全世界其他人一起——他始终对我们充满信任。一些人尝试在罗杰斯说出那句话之后向我们施加压力要去赢球,但那并没有干扰到我们,因为我们以已经给自己施加了足够多的压力,更衣室外的任何人都无法给予我们更多。
 
  这不过是证明这里如此特殊的另一个例子罢了。在这里,跑卫们会欢迎你加入他们的团队,即使这意味着你可能抢走他们的位置。在这里,教练组会尽一切可能将名单里所有球员的天赋放到最大,即使只是一名跑卫一名外接手。在这里,四分卫会告诉全世界我们一定会赢,而队伍里的每一个人都将对此深信不疑。
 
  这里就是——绿湾。
 
  这些不过是让成为绿湾包装工一员这件事变得如此特殊的一部分。
 
  今年,我又一次感觉我是个新秀——这稍微有些奇怪因为在跑卫更衣室里我又是一个老将。这是第一次在整个季前我都以跑卫的身份进行准备。我的体重增加了几磅——好样的!属于跑卫的体重。我也准备好了。
 
  这有些疯狂——你永远无法知道上帝为你准备了些什么。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正在告诉我的妻子不要打包那么多东西。我甚至都不知道在第一周我会否得到一份工作。而现在,在进攻组我成了一名核心角色。
 
  我猜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对成为一名跑卫这个想法感到如此激动。教练麦考伊告诉我教练组认为我能成为一个在后场很有价值的助推者——这意味着他们认为我是有用的。他们希望我留在这儿,而我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
 
  那里的的确确对我来说就是全世界,因为我和我我的妻子都爱这里——绿湾。这有些可笑:我在密西西比出生,在达拉斯长大后又在加利福尼亚上大学。当我回到这些地方然后告诉那里的人我有多爱绿湾的时候,他们一定会觉得我在开玩笑,或者仅仅认为我是个好人。喜欢这么一个又小又冷的镇子……绿湾……这种热爱真是一言难尽。
 
  但这是我最诚实的想法。
 
  在绿湾的生活很简单。这里没有那么拥挤,没有交通,很安静。那里有不错的高尔夫、不错的食物、不错的啤酒——绿湾啤酒。
 
  但最重要的是这里的人们。
 
  我和我的妻子在这里结交了许多很棒的朋友。我们喜欢小镇的感觉。从任何意义上来说它就是一个大的社会团体,而包装工是这里最大的那个。我想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上,这儿的一切都是挺稀有的。
 
  这些只能在绿湾这种地方发生。
 
  在此之后,我不知道我还能否适应回到大城市里的生活。我可能永远都是一个“小镇人”了.
 
  为向包装工这样的冠军团队打球是我一生的机会——和这样子的队友在一起、伟大的友谊还有堪比大城市的粉丝基数。而对我来说,能够成为一支把目光放在赢得超级碗的队伍内的核心球员无疑是一个更大的祝福。这是我能够要求的全部。
 
  这个赛季——我作为完完全全的跑卫的赛季——才刚刚开始。我喜欢呆在绿湾,同时我还希望上帝把我的终生都安排在绿湾包装工。
 澳门百家乐注册 澳门百家乐玩法 澳门百家乐怎么玩 百家乐平注常赢玩法 澳门百家乐开户 澳门百家乐代理加盟 澳门百家乐代理网 永利高赌场 澳门网上百家乐注册 百家乐注册